欢迎访问商务系网站,您当前浏览的文章是 -> 梦话 ->发表时间:2017-04-08 14:55:45
听海观潮

您的位置:商务首页 > 听海观潮

梦话

夜深了,我想说些梦话

气氛就要静下来,乘着我枕边的时光机走进新时代。

我留着三齐头,穿着记忆里的红格子布衫,逆着风奔跑,跑向镇子里一个叫大厂的地方,那里有忙碌的人们和温柔的风。记忆的落日给大厂撒下金色余晖,大厂的地面很平很干净,错落的麦沫子堆松松软软的,还是过去的旧模样,一片泛黄的暖光。

我也终于要实现我一直的愿望,跳上麦沫子堆上等夜幕.看月亮,躲在堆坑里蜷缩好身子,我哥也就不会找到我,而且那对我来说是一个妈妈从没带我坐过的弹簧床。那么,此刻我就在这个草堆上了,风放肆了些吹乱我的小毛头发,拾起几个棒子剥,爸妈很忙碌,轮把摇响三轮车,载着一袋袋的棒子在去往镇子里来回几次颠簸。我等着想着,在夜幕中饿着肚子,清晰着意识。我告诉妈妈,我想去菜园尽头看看,保证不去稻溪捣乱,只是躺在上游的高处,生长着短短的草丛中看一夜的星光。我真的不逮蛐蛐儿,一定会让他们自由的吵,我就小心翼翼的躺着,把自己暴露在这片星空下,枕着小臂,什么都不想,此刻我没有爱人,但会有喜欢的东西。

可妈妈告诉我,你明天还要上学。

对啊,我还上着学呢,我和那个男孩背着一样的麻袋书包一起上学的,他叫什么我真有点想不起来,只记得他住在下街一个小卖铺里,经常穿一个黄色外套。那时候空气多透明啊,早晨清新的冷空气直入心肺,走着走,走到南伙房我的学校,开始了学习做梦。下课我们扔布袋,玩蹦蹦球和拐,跳绳叫转圈领绕,我很熟练很拿手啊。课外活动了,但是要先给老师背课文,我总是背不熟,但从没失去找老师背课文的勇气。其实许多事也是这样吧,你可以沉淀着一次通过,也可以一次次厚着脸皮去达到,以前老师们都推崇前者,说后者是磨洋工,然而呢,后来又有多少人放弃了自己,所谓的磨洋工也成了一种高尚的不舍弃。我终于通过了背课文,不知多高兴,拔腿跑向土操场,拾起树叶去叶留筋,磨磨拽拽,和别人拉钩,那时我一直寻找一直收藏最无敌的钩,不知道此刻收藏到哪了,后来又有谁看见我收藏的钩了呢。兜里有两毛钱,于是我跑到小卖铺,和别人挤着喊着要一袋小面,捏碎面拆开面,把调料倒进去,手动封口摇一摇,松开手再掂掂,一小口一小口的吃面,吃到最后把最后一把倒在手里,筛完调料一把倒进嘴里,然后把爪子上的调料舔干净,这是风靡一时的吃法,所有人都这么吃。和几个疯孩子,卖力的大喊机器灵砍菜刀,恁那边里紧俺挑,挑谁里,挑,挑董晓敏那个小鞭杆子冲过来。挑我?我使足力气冲破对方攥紧的胳膊封锁,不顾一切的冲过去,然而我终于冲破了,大家却都不见了。

终于忙完了,三齐头跳上爸爸的三轮,我眼睁睁看着那个懵懂的小英雄站在三轮上逆着风不回头

那么,她去了她曾渴望的地方吗

我醒了。

 

作者简介

董晓敏,张家口人,天蝎女,吉他爱好者,喜欢写歌和旅行,想做个有趣的小人物,最喜欢的一句话: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河北经贸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商务系 © 版权所有 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学府路47号 电话:0311-87326007